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發布
  • QQ空間
  • 回復
  • 收藏

數字貨幣面面觀

2020-6-1 20:47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日前表示,目前,數字人民幣研發工作遵循穩步、安全、可控、創新、實用原則,先行在深圳、蘇州、雄安、成都及未來的冬奧會場景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以檢驗理論可靠性、系統穩定性、功能可用性、流程便捷性、場景適用性和風險可控性。

近日舉行的2020年全國貨幣金銀和安全保衛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指出,要加強頂層設計,堅定不移推進法定數字貨幣研發工作。在5月央行2020年科技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提出,要加強科技支撐,深入開展“數字央行”建設。

2019年6月,Facebook宣布推出數字貨幣Libra,數字貨幣再次成為國際社會的焦點話題。此后,人民銀行對數字貨幣的研發和落地進程也呈現出加速趨勢,我國將有望成為全球首個發行和普及使用法定數字貨幣的國家。

央行數字貨幣漸行漸近,引起金融市場和社會民眾的廣泛關注,那么發行數字貨幣的國際意義和現實意義分別在哪里?

應對超主權貨幣挑戰

從全球數字貨幣領域的發展趨勢來看,發行央行數字貨幣有利于切實提升人民幣在國際市場的貨幣主權地位,應對超主權貨幣挑戰。

加速人民幣國際化,完善跨境清算體系。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近年來,隨著國際市場對人民幣需求的顯著上升,我國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也不斷加速。但當前人民幣在國際貿易結算中的占比仍然較低,全球外匯儲備中仍有超過60%以美元計價,這與我國跨境清算依然高度依賴美國的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和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CHIPS)有很大關系。央行數字貨幣的推出將重塑人民幣跨境清算體系,進而提高人民幣在國際市場的使用效率,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提前布局,應對超主權貨幣沖擊。Libra作為由商業主體信用背書的虛擬數字貨幣,它的超主權性一直備受爭議,一旦推行成功,Libra協會將可能承擔起央行的部分職責,這對任何國家的貨幣主權都將構成嚴峻挑戰。4月16日,Libra正式發布白皮書v2.0版本,盡管該版本在監管方面做出了諸多妥協,并表示支持錨定單一法幣,但是錨定“一籃子”穩定幣的構想并沒有實質性的改變,對各國貨幣主權的挑戰仍然存在。在去年10月底的Libra項目聽證會上,Facebook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曾表示,如果Libra不推將會帶來“不創新”的風險,尤其需要考慮中國央行數字貨幣。這樣的回答暗示了Libra已經將央行數字貨幣作為未來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也進一步增加了保護貨幣主權和法幣地位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從國內支付清算和貨幣運營體系來看,央行數字貨幣將顯著提升貨幣使用效率,推動新一輪的貨幣和經濟政策變革。

完善因電子支付實施帶來的多層貨幣體系變革。央行行長易綱曾介紹,將來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的目標是替代一部分現金,框架是中央銀行和商業銀行雙層運行體系,不改變現在的貨幣投放路徑和體系;在研發上不預設技術路線,在市場上公平競爭優選,充分調動市場的積極性。我國央行數字貨幣采用雙層運營體系,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在這一雙層體系的運行過程中,商業銀行需要按1:1的比例向央行繳納準備金,才能兌換到相同金額的數字貨幣;而個人要想兌換數字貨幣,則需要在銀行開立數字錢包,并將個人銀行賬戶的部分資金轉入錢包。這樣既保證了貨幣不超發,又可以有效分散風險。

數字貨幣面面觀

數字貨幣本質:數字化的M0

央行數字貨幣(DC/EP)的全稱為數字貨幣電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根據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的解析:“數字貨幣的功能和屬性跟紙鈔完全一樣,只不過它的形態是數字化的?!彼图堚n一樣由央行進行信用背書,具有無限法償性,即每次支付的數額不受限制,任何人都不能拒絕接受。不同于其他基于區塊鏈技術的虛擬數字貨幣的去中心化特性,數字貨幣仍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這樣可以保證央行在投放過程中的中心地位。

從貨幣供應角度來說,數字貨幣是對M0的替代。

什么是M0?按照流動性由高至低,貨幣供應量可劃分為M0,M1,M2及其他更高層次。

數字貨幣面面觀

M0=流通中的現金,即居民和企業手中的現鈔和硬幣;

M1=M0+銀行體系的活期存款,流動性僅次于M0,代表了一國經濟中的現實購買力。

M2=M1+其他金融機構的儲蓄存款和定期存款,流動性偏弱,但反映的是社會總需求的變化和未來通貨膨脹的壓力狀況。

由于國情不同,每個國家對各層次的劃分略有不同,但M0的定義基本一致。

制圖:中國財富研究院 孫成喬

存在銀行賬戶的資金,不論是活期、定期還是投資理財,都不是拿在手里實實在在的鈔票,只能屬于M1、M2或更高層次,只有當你去銀行或ATM機上把錢取出來,才是真正轉化為M0。再看支付寶、微信這些支付平臺上的資金,實質上也是轉化為M1或M2再進行支付交易。

以支付寶為例,通過銀行賬戶存入支付寶里的錢通常有兩種去向:一是支付寶錢包的余額,二是余額寶賬戶。自2019年1月14日起,央行要求所有第三方支付機構撤銷人民幣客戶備付金賬戶,備付金由央行統一接管。支付寶里的余額成了央行備付金,屬于公司存款(M1或M2)。余額寶是天弘基金旗下的貨幣基金產品,屬于M2。按照穆長春的解析,現階段的央行數字貨幣設計,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這是因為M1、M2現在已經實現了電子化、數字化。因為它本來就是基于現有的商業銀行賬戶體系,所以沒有再用數字貨幣進行數字化的必要。

數字貨幣面面觀

而如果對數字貨幣(M0)計息,那么人們會想:既然數字貨幣的流動性又好,還有利息可以賺,我為什么還要把錢存入銀行呢?都換成數字貨幣不是更好?事實上,這樣就可能會引發“金融脫媒”,對商業銀行存款產生擠出效應,最終損害的是實體經濟。從這一角度考慮,數字貨幣也只能替代M0。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目前電子支付工具還無法完全替代M0,特別是在賬戶服務和通信網絡覆蓋不佳的地區,民眾對于現鈔依賴程度還是比較高的,但是現有的紙鈔和硬幣容易匿名偽造,存在用于洗錢、恐怖融資等的風險。因此,在保留一部分紙鈔的前提下,將剩余的M0優化、升級為“數字化”版本,這便是數字貨幣的本質。

數字貨幣未來:正在完善的政策體系

當前階段,數字貨幣的研發工作還在穩妥推進中,要想做到全國范圍內的流通和使用,除了在系統架構和功能上不斷優化和完善,政策安排層面也需要給予更多層次的支持。

首先,在央行數字貨幣的推廣過程中,應做好對社會大眾的知識普及,讓人們了解DC/EP的真正含義和功能,避免因為不了解而被“忽悠”。去年11月13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公告,稱有個別機構將相關產品冠以“DC/EP”或“DCEP”之名進行交易,可能涉及詐騙和傳銷,請廣大公眾提高風險意識,不偏信輕信,防范利益受損。事實上不僅是DC/EP,在比特幣、Libra等推出后,都有過層出不窮的詐騙手段,根本原因就是不法分子利用了公眾對這種新型虛擬貨幣的認知不全面和投機心理。

其次,可通過試點和內測,進一步明確和完善數字貨幣的應用場景。目前已曝光的應用場景包括發放交通補貼和繳納黨費等,交易金額較小,且使用頻率相對不高。今后要想真正做到對M0的有效替代,就需要對數字貨幣可以應用的支付環節進行不斷補充和修正,同時加快數字貨幣運行的配套基礎設施建設,全方位支持數字貨幣的發展創新。

此外,可適時建立健全數字貨幣的監管技術體系和相應的風險評估模型。對于交易風險,央行副行長范一飛曾提出,可設置每日及每年累計交易限額,并規定大額預約兌換。必要時,也可考慮對央行數字貨幣的兌換實現分級收費。此外,還應制定對數字貨幣反洗錢、反恐融資等相關的監管政策,以增強監管機構對數字貨幣風險的預防與適應能力。

最后,應做好對數字貨幣利用率的準確評估,在充分挖掘經濟和社會價值的同時,也應避免因利用率過高而引發對存款的替代和擠出。在DC/EP發行和人民幣國際化不斷推進的過程中,應充分考慮商業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可能產生的基于數字貨幣的增量業務,并做好和銀行存款和存量業務的協調。
文章點評
相關新聞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 辽宁11选5组选走势图 体育彩票大乐透规则 重庆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同尾走势 福建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内蒙11选5前三走势 福建快3和值尾遗漏值尾走势图 赌博输了7万不想工作了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七乐彩 北京pk拾直播皇家开奖 北海股票配资公司